牙豚

对不起啊 我又不小心睡着了💤

写文的2016总结

虽然过期了,不过想起来了吧……看了看根本没写满12个月,强行总结大概也有点尴尬,不过知耻近乎勇(?)随便总结总结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1月

(楼台)

  明台也真再没跟他提过。他们那时在法国,比起中国来是巴掌大小地方,便是偶得闲暇度假去,也像只在方寸间辗转:巴黎,维也纳,图尔。他偶尔想明台是否终究身处异国孤独寂寞,故而生出些许错觉。也或许竟是他明楼的错觉?而转眼看到明台跟陌生的亚裔女郎自我介绍:我叫明台,明月的明,楼台的台。嗯?你中文不好?——不是我自夸,中文真是很好的,每个字都像是诗里拆出来的。

  明诚拆他台,说你无非就是拉丁文学不好,才只好拿出母语炫耀。

  明楼坐在一旁笑。不想再管是谁的错觉:他还没有想好,倘若谁也没有错觉,那该如何收场。

  明台毕竟是皮相脑筋都是好的,明诚的插科打诨也更像推波助澜,不多时,他已在教那个陌生女郎中文:中国人似乎自来喜欢月,百尺楼台水接天,月中霜里斗婵娟。三五明月满,四五蟾兔缺,一心抱区区,惧君不识察。嗯?太深奥了?唉,其实就是,中国人总是有些心思不敢说,或者不想说,就开始讲明月如何如何啦。

  明楼微笑着起身,自去请了隔桌一位金发女郎一杯咖啡。


2月

(台风)

“老师,你根本不讲道理。”

“我很讲道理。我哪一句话不是有根有据的?”

“……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?我能背出你完整的档案。”

“等你能背出我忌日的那天再说吧。”王天风心情很好地回答。

明台放弃了。明台最后瞪了他一眼,转身往外走——还鼓着脸。

故意给他看的。真是一个孩子——或者一个年轻人。擅长撒娇。记性好。现在记得了他的生日;将来可能真的会记得他的忌辰。

还有这两者之间有过的三朵玫瑰。


3月4月追星+打牌,从缺(靠。


5月

(楼台)

“你那些酒肉朋友,这种时候一个都不见了?实在不行,不是还有阿诚?”

“你也说了是酒肉朋友,也就是喝酒吃肉时能一起。叫他们来,”明台撇撇嘴,又冲他笑,“我还不放心呢。阿诚哥最近在勤工俭学,我也不好占他太多时间。”

明楼失笑,“我难道不比阿诚忙?”

明台歪歪脑袋:“这我怎么能知道?你们似乎都很忙。反正这世界上只有我最闲。”

“你很闲?”明楼看他。

“不,”明台警觉,“一点也不。”

这回答实在太快,明楼不禁微微一笑。明台立刻问:“您答应了?”

“你这打蛇随棍上的本事,究竟跟谁学的?”

明台讪笑,只管盯着他看:“我这是遇到困难也迎难而上,有问题就努力解决,一定是跟您学的。”


6月继续从缺(……


7月

(《圣徒指南》Antonio/Dito/Guiseppe)

那时候Guiseppe是个年轻漂亮的小伙子,我是说,当时我可不会说他漂亮,因为Antonio总说他像个娘们。“我的妹妹”,他这么介绍。而Guiseppe的自我介绍,永远不会漏的是:我是Antonio的弟弟。弟弟。他的重音是在弟弟上,还是Antonio上?我不知道。

我那时候还没有跟Laurie谈恋爱,或者说,我还没有跟她搞过。但是我们都知道,我想,我们应该都知道,我们迟早会搞。Antonio也知道。他肯定知道。Guiseppe知不知道?这我可说不好。我不觉得他会注意到我想跟哪个妞搞……或者哪个妞想搞我。我——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,但当时我认为我完全明白Antonio为什么那么看他,说他像自己的妹妹,是不是?他什么都不了解,就像个小妞儿,每个人都知道的事,他都不一定知道。

……我想说什么来着?哦,每个人都知道Antonio爱他。他是他弟弟,……我在说什么鬼玩意儿?但你会原谅我,就像我也原谅了我父亲,并被他原谅了。Guiseppe会不会原谅我,我可永远不会知道了。但总之,我要重复一遍这混账话:Antonio是Guiseppe的哥哥,他肯定爱他;但我要说,他爱他,指的不是他是他哥哥:这是两件事。事实是Antonio喜欢Guiseppe。他走到哪里都要带着Guiseppe,而Guiseppe以为是他自己黏上去的。Antonio跟我们谈论Guiseppe,谈过很多,充满了粗口和嘲笑,他总是那样的;但是听多了,只要你不是总在嗨,你会知道他的意思。妹妹,嗯哼?没有人会带着兄弟走来走去,你跟你兄弟你们总要干不同的事和不同的妞;但是一个小妹妹?你当然可以把他带在身边。

只有Guiseppe不知道。


8月

(EME(的坑))

Mark歪了歪头,“你的呢?”

“什么?”

电梯门开了。Mark伸出一根手指按着电梯开门按钮,站在那里看着他,“你的女朋友。你现在没有女朋友吗?”

“我没有。Christy吓坏我了……”而他到底为什么要跟Mark说这些。他今天简直是不停在说糟糕至极的蠢话,“——我也很忙。我现在没有固定女友。”

“哦。”Mark短促地点了点头,看不出他是不是在意他自己问出的问题,然后他终于从电梯里走出去。

Eduardo拎着包跟在他后面。这实在奇怪极了。太熟悉了,所以奇怪极了。而Mark忽然说:“Erica几天刚刚通过了我的申请,但是还没有和我说过话。你认为我应该私信她吗?”

Eduardo立刻明白他说的是在Facebook上。这让他卡了卡壳,才有些干涩地开口:“我想你知道什么时间做什么合适,之前道歉的时机也是你自己决定的,不是吗,看起来挺好。”

Mark回头古怪地看了他一眼。Eduardo怔了怔,花了两秒钟去想是不是他刚才的语气太过讽刺,但是,难道他不能吗,甚至,难道他不应该吗?可他刚刚抬起眉毛,还没来得及不友善地说一句“怎么了”,一个念头突然闪了出来:“……你没道过歉,是不是?”

而Mark已经转过了头,背对着他:“你的车在那边。”


9月

(霍盾(的坑(其实挺雷的但我想表现一下我萌过MCU!(靠。(而且反正我的tsn也挺雷的……

Howard Stark向Peggy Carter讲述他这次寻找美国队长的经历。这是他第十三次到北极,他宣布他离找到Steve Rogers已经非常近了。“我看到了美丽的极光。当然你知道,Peggy,这也并不罕见,但是这次不一样,我肯定那里的极光有些差别,应该是受到了什么力场的影响。”

他又喝下了一杯酒,耸耸肩:“可惜我们只能离开。我的补给快用尽了,而我的一名队员病得厉害……不过我记下了坐标。Peggy,我下次会把他带回来。”

Peggy温和地看着他。“当然,Howard。”

“你不相信?”Howard敏锐地看出,他歪着脑袋看Peggy,眼前的人影有些摇晃,他只好试着跟着那个幅度频率一起晃动,来保持视界的相对稳定。“你不会知道。我只告诉你,Peggy,我最可爱的情敌,我看到他了,在极光里——”

“Howard。”Peggy握住他握着酒杯的那只手,在很近的距离望着他,“你喝醉了。”

“我没——你先不要晃。我没喝醉。”

“但我们不是情敌,Howard。我也没有在晃。”


10月

(EM(的一个我没发出来过的坑,设定大概是Wardo的时空错乱了他被在各个不同平行世界的不同时间点上甩来甩去,这种感觉吧……这好难写来着(。)

Eduardo醒来就看到Mark。Mark盯着他的目光混合着一点点的疑惑和责备,让他立刻坐直了身体,本能地张口说:“对不起,我,我是……”

“你坐着就睡着了。你的C语言作业做完了吗?”

“我的——抱歉,我的什么?”

“你的C语言作业。”

“哦——”Eduardo茫然地胡乱答应,他发现他坐在Mark的宿舍,面前放着的是他自己大学时用的电脑,而上面,真的是一个有几行代码的界面。“我——”C语言。他完全一点也不能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,最后他只好傻乎乎地再次道歉: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

“还是搞不明白堆栈。”Mark已经把视线移向他的电脑屏幕,并替他完成了这句话。Mark困惑地歪了歪脑袋,“我真不明白,Wardo,如果你连我小学时用的基础性的东西都想不明白,并且这会无聊到让你睡着,那么你是为了拉低你的GPA才选的这门课吗?”

Eduardo听得出他的语气是纯粹的疑问而不是责备。他尴尬而几乎是同样迷惑地看了看屏幕和旁边摊开的课本,然后他突然明白了。

“Mark,我,……对不起,我是说……”

Mark看了他一眼。飞快地。然后Mark盯着屏幕,用甚至比平常更快的语速说:“你知道你不用因为搞不懂我小学时的游戏而脸红的对吧?”

天哪。Eduardo下意识捂住了脸。当然他知道,但他并不是为搞不懂代码而脸红——

他是为了他能看懂而脸红。

是的,他扫了一眼课本,那本书写得异常浅近,他几乎就要不明白这里的那个Eduardo或者任何人为什么会看不懂了。几乎。事实是他立刻明白了:这里的Eduardo也看得懂。

而他只是想要请教Mark而已。


11月

(涉英零敬贵乱放飞)

朔间零最后还是叹了口气。莲巳怎么样呀?很久没听到他的消息了。

日日树涉笑弯了眉眼。日日树涉本人是一个最擅长过度表演的人,因而对于过度表演,原本该十分敏感的。到了这时候才能确定,他已经想给朔间零打一个十分了,遗憾的是他现在手里没有荧光棒,也没什么能接收到他的电波了。朔间零跟莲巳敬人很久没有联络了,这他是相信的——也确实如此。敬人引退后也没太多的消息在媒体上出现了——主要是英智不喜欢,稍微动用了一点影响力;过气偶像本来就会飞快被遗忘,何况还有相关人员为这个做出努力呢。但吸血鬼又不是靠人类的新闻才能获得资讯,朔间零虽然不再一口一个“吾辈”“汝”,但他依然肌色苍白卷发漆黑虹膜暗红,听说过人类变成吸血鬼,可从来没听说过吸血鬼变成人类的。


12月

(零英零)

“哦。吾辈还以为是谁呢。汝竟然会来至此处啊。有何见教吗,学生会长君?”

慢悠悠的语气和奇怪的口癖。英智一瞬不瞬地盯着他。(魔王死了——)

朔间零忽然笑了起来。“啊。莫非,这可真是有些不堪了喏。吾辈竟然叫你担心了吗?那可是没必要的咯。吾辈是不会死的。吾辈可是吸血鬼哦,吾辈一族,被杀掉再多次,也是不会死的哦?”

夕阳仿佛一下子掉进了大地之中;最后的一缕光芒就在这个时候消失了。没有开灯的房间陷入了黑暗之中,英智只看到对面的眼瞳,幽幽地望过来。

英智终于笑起来。他无奈地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。他甚至轻松地跟朔间零开起了玩笑:“嗯,明白了,朔间前辈。关于那一点,我还真是蛮羡慕的呢。”

他已经连朔间零的眼睛都看不到了。在一片漆黑的空无之中,他听到了朔间零低沉的笑声,仿佛真的顺利领悟到了他这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一般。


大概看了一下这横跨国产欧美日漫的圈子,意识到虽然不同圈子我是有想要改一下文风语气之类的,但其实还是蛮好认的(跪

还有其实我欧美圈的时候意外地蛮放飞的……虽然内容都非常质朴尤其是我铁盾和EM都只是想看我CP谈恋爱这么淳朴的诉求而已……但是想要写的时候形式啦什么的确实都没太在意,比较算在飞了……虽然后果是现在看觉得好TM雷(。但当时有爽到不就好了?!(。

前面都在开小号放飞,从es开始起码只是子博不是重新注册lofter……orz我假装这是个进步吧,希望以后不要再跑去开小号,对自己的欲望坦率一点……(靠(反正最坏不过是像我现在回头看被自己雷……别的还有什么呢!别人被雷损失的也不是我(靠

希望明年总结的时候不要这么寒碜!也没这么需要我连翻四五个号来确定有没有写东西orz


顺便翻了翻去年的总结……(´・ω・`)真的没什么进步来着,唉(以及这么看来没准我还是写国产最顺手啊???意外又不意外地……

评论(6)
热度(2)
©牙豚
Powered by LOFTER